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纲,”身上几乎已无一处完好的Reborn最终还是脱力,靠在了纲吉肩上,全身的重量和虚弱的声音压得纲吉喘不过气来, “活下去。”
纲吉怔在那里,带血的手隔空做出了拥抱的动作,内心波涛汹涌。
Reborn一如既往的命令口吻,没有什么不对,但世界第一杀手的声音怎么会这么虚弱?
在纲吉没看见的瞬间,Reborn笑得轻松愉悦,一向如恶魔般的他此刻却像没入红尘的折翼天使。
“Tiamo.”
Reborn整个人倾倒下来,他看到纲吉冷静的神情消失,惊慌而无措,可自己连嗤笑他一句蠢纲的力气都没有了。
于是他顺势覆上了纲吉的唇,纲吉腿一软,两人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世界归于寂静。
疼痛的后背,嘴里腥甜的气息,近处飞扬的沙尘,心口处逐渐弱下来的心跳,在此刻成了纲吉所能感受到的一切。他慢慢地,慢慢地抱住了Reborn,把头埋在Reborn的肩上。
良久,他咬得出血的嘴唇微微抖动,泪水如决堤的江河淌出。温度在逐渐散去,可纲吉贪恋着,更紧地去搂住,像是要把Reborn锢进灵魂中去。
好像这样Reborn就不会冷了。
寒冷多可怕啊,就像倒在莫斯科的雪地里,与整个世界隔绝。
终究是枉然。
纲吉闭着眼,任由连一丝火焰感应也消失的Reborn滑落在地。
远处枪炮的轰鸣声逼近,伴随着吵杂的说话声:“快!发现彭格列首领了!别大意,包围他们!”
脚步声,枪械碰撞声,炮台滚动声,他也不明白为何这些声音在此刻如此清晰可闻,他隔着遥远的距离,听到有个敌人上弹夹的声音和其他人略有不同。只是这样就好吵,吵醒Reborn的话,他大概会送自己去三途川的吧?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本已火焰枯竭的纲吉睁开了眼,像睡足一次的苏醒,又像是地狱归来的新生。他冷冷瞥向包围而来的敌人,瞳孔中的金色盛烈如刀剑。
众人不寒而栗,奔跑的脚步猛的一顿。
纲吉抱起Reborn,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显得单薄的身影让人怀疑他下一刻就要倒下。不会了,Reborn再也不会回来了,无论是穿越多少个平行世界还是多少次时空逆转,他都救不回Reborn了。
几个呼吸间,烈火瞬间燃起,刹那间涌向四周,所过之处,寸草不生。Reborn的尸身也在顷刻间化为了灰烬,轻轻地拂过纲吉微湿的脸颊。
指环战没哭过,未来战没哭过,伙伴一个个离去没哭过,看似懦弱的他其实一直很坚强。但这时,最后一根稻草压了上来,沉到窒息。
金色的火焰爆开来,纲吉伸出手,带血的手微微弯曲。
——你已经一无所有了。
——如今的你到底为何燃起火焰?
——为了手握刀剑的复仇,为了一场最盛大的祭奠。
与伙伴的手牵不上,过往的回忆抓不住,那至少要留住最后一样事物。
他用手握住了他的力量,他的权力。
天边不知何时呈现出血红色的霞光,流云停滞,万千碎石泥沙随心而动。
这是大空真正的一切,调和世间万物,那么世间万物便都是他的武器。
他的力量已经不是常人能理解的范畴。
纲吉不紧不慢地走向人群,脸上居然挂着一丝笑意,像是一个孩子行走在江河,忽然欣喜于耳边风的低语。
他双手空空,没有任何可以抱住依靠的事物,就像那个年少一无所有的自己。
但总有什么是不一样的,从未与他们相遇的自己与失去一切的自己是不一样的。
他的火焰已不复温暖的橙金色,此时此刻只有刺目的金色,耀眼的,凌驾于视线中的一切颜色。
“放弃抵抗吧,该死的彭格列首领,你就剩一个人了。”包围圈中有一个人这么叫嚣着。
“我是只剩一个人了。”
“但又是谁给你的自信,说我就会输?”
不久后,烟雾消散,尘埃落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