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记录自己失败的文,不打tag

可以说是打算写同一个世界的不同背景故事
安雷主要是引出整个故事的大体框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埋了几个伏笔系列
后面的瑞金卡埃就是战乱时间线,会以他们的视角去补充安雷的情节(←可能不会写了)

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这荒唐的一切。
那本应是树上嫩芽般的新绿,瞳孔深处却是晦暗无光,仿佛是极阴之地悄悄生长的藻类,或是桎梏心灵的藤蔓。
那个注视者是蜷缩着的,心藏在了膝盖之后,唯有一双眼睛在这个世界的角落注视着。那是不应该对视的存在,因为接触到那样一个眼神时,便只觉得凌厉如刀剑。
那个人在发抖,他咬着牙,他想说什么,一直一直以难以辨明的声音,小声地碎语。
“我愿为我的信仰付出一切。”
“所以……”
————————————
旧时腐朽的凹凸国终于如同破损的城墙,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荒唐的时代终于结束了,但人民没有结束,平衡没有达到,动乱时代接踵而至。各个势力形成,陷入了争夺的混乱中。
即使是这时代的变革,也没能改变那个残酷的时代所扼杀的事物
骑士与信仰。
这是不属于争夺领土,却控制了所有水上范围的雷狮海盗团与最后的骑士的故事。

“你这家伙是谁?你不是难民。”
有人踏入了阴暗的小巷,用巨大的锤子指着那个靠在一对剑的棕发家伙,雷电缠绕在上,肃杀的气氛凝固了空气。

棕发的人拿过双剑,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的衣服有些破烂,他的右腿缠着带血的绷带,可能是他很久没有说话的缘故,初时他张了张嘴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雷狮才看到他抬起头,看到他的眼中的神采,发觉那个家伙是那样的不卑不亢,沙哑的声音沉重坚毅。

“我叫安迷修,如果可以请你称呼我最后的骑士。”
雷狮嗤笑了一声道:“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骑士,你就这么直接告诉我身份,你是傻子吗?”
“这是我的信仰,我并不觉得可耻,也愿意背负。我正是为了这个而斗争。如果我死了,那只是因为我太弱了。”

“孤独,愚蠢,但并不弱小。你很有趣,加入我们雷狮海盗团。”雷狮话中满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安迷修疲惫地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地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笑了,脸部肌肉僵硬,竟露不出感激的神色,这使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嘲笑的意味——事实上他的确也有想表达。

“那个传说中的雷狮海盗团吗?可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请允许我拒绝。”安迷修这时才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人。他一看就有些旧,与崭新的衣服格格不入的星星头巾,深邃的紫色眼睛,让安迷修有些恍惚。

“我们是不是见过?”
“你那老套的说辞可以改改——你这白痴骑士连老子都不记得了?!”
雷狮举起锤子就要砸到那家伙的脑门上,安迷修用凝晶流焱挡住的那一刻,风暴与雷电交织,他突然想起来,这本是个不应该忘记的人的。

六年前,骑士被屠杀的前一个月。
“你已经是位光荣的骑士了,安迷修。”
身穿骑士服的棕发少年,佩着闪耀的双剑,笑容有如朝阳下伸展的绿叶。
“是的,师父!”他的声音带着少年的稚嫩,却也铿锵有力。
那是少年的梦想,骑士的信仰。
是在战火燃烧前最耀眼的存在。

但是是什么改变了啊……
民心,君心还是本来就并非善的人性?
“离开这里安迷修!”

刚刚长成少年的小骑士在那一天意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
火光,沙尘,血肉撕裂的声音,金属碰撞的声音,哭喊,咆哮,所有的声音涌过来,而他能做的只有跑,看不见终点的道路,浑身的伤痕,最终的最终,他还是逃了出来,失去了除了本身与信仰的一切。

他蜷缩在阴暗的小巷,藏在一堆废弃物后,闭上流血的左眼,用暗绿右眸望着外面,听着追兵的声音远去。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确认了安全,他没有哭,他只是有点冷,也没力气动了。

怀揣着希望,嘶吼着信仰。

他成了最后的骑士。
————————————
一天后,伴随着雷霆之声,这片土地降下了自骑士屠杀事件和紧接其后的起义事件后第一场雨。
有人来了。
安迷修艰难地睁开眼想看清状况。
他早已没气力,但是他的骑士道不允许他就这么轻易死在这里。
用凝晶流焱支撑着半蹲,他看向来人,一脸警惕:
“谁?”

来人也是少年的模样——如果安迷修没猜错的话可能还没有自己大,扛着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锤子俯视着他,系着显眼的星星头巾,一脸不屑地看过来,但他的语气却是有一种“看到合适的猎物终于提起兴致的狮子”的感觉。

“你这家伙,是骑士?居然还有残存的,真是不容易。”
“与你无关。”安迷修终于站起来,这让他显得有点精神了,但他沙哑的嗓音听上去并不像是没事。
“我说有关就是有关了,”雷狮伸出手,“喂你这伤势,看在老子对你有兴趣的份上,告诉我你的名字,跟我走。”

“我没有名字。”
“滚你的,那就先走。……喂,起来,老子不想扛你!”
看到安迷修就那么脱力地倒在地上,雷狮嗤笑一声拖走了他。
白痴。
同类就互相帮助一下好了,毕竟……
雷狮又何尝不是个为理想而活的人呢?

他们相处了半年的时光。
然后分别,然后又在今天这样一个巧合下重新相遇。
“喂白痴骑士,”雷狮在安迷修回防时收回锤子开口了,“当年的赌,可是你输了。”
安迷修垂下凝晶流焱,卡了一下才说。
“愿赌服输,”他搭上雷狮伸出来的手,“那么我就是你的骑士了。最后的骑士。”

一人坚持着信仰,一人追逐着自由。
终究能够殊途同归。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