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安雷】一个人的修行

有原力技能的架空世界
可能会有后续
ooc

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干净得过于寂寥。

唯有寒风,冷得可以把人冻住一般。

于是连有人踏上雪地,经过城门的声音都被冻住了,直到没有牌匾的小酒吧门被推开,才有人意识到这个偏僻小城在这寒冬迎来了一位客人。

客人浑身上下的穿着很普通,白色的棉袄和白色的围巾,雪的颜色。——若说有什么奇怪的,那就是围巾上有一颗黄色的星星,在这荒凉的季节明亮得让人惊喜。

“一杯红酒,谢谢。”

对这个并不熟悉的外来面孔人们也只是诧异了一下,便继续谈天说地,把酒言欢,他们甚至不在乎来人佩着两把剑——这是战后的凹凸国不允许的行为,但这个地方太偏僻了,自始至终没有被战争波及,他们连战争什么时候开始又什么时候结束毫不在意。

只有前台的简小姐——她是这里的店主,转过头来,笑意盈盈:“客人你是从外地来的吧?想必是不知道我们的规矩的。”

“那请问小姐,规矩是?”

“我们的酒不卖与外地人,但是如果你愿意给我讲一个你所来地方的新鲜故事,如果故事好,不仅可以享受上等隔间,还有好酒相待。怎么样?”她手中的酒杯放在柜台上有清脆的响声,随即她耸了耸肩“毕竟我们这里虽然很安全但生活还是索然无味,我还是需要知道点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安迷修微微一笑:“真是位可爱的小姐啊,我不太会编,就给您讲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

“一个只属于一个人的骑士的故事……”

安迷修是凹凸国最后的骑士。

这个说法并不夸张,毕竟在骑士屠杀事件后的的确确只剩下了他一个骑士。

那年他十六岁,他手持异色双剑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已经是三年以后的事情了,那年发生了什么人们一概不知,人们所知道的事是那三年中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多得让人惶恐不安。

腐朽的凹凸国土崩瓦解,起义军,王国残党,分国势力各成一派,天下各党势均力敌,战火连绵。

而安迷修却一直是个独行侠,在战争中辗转,最终是疲于奔波,他想要歼灭王国残党的目标终究是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完成。


“然后呢?”简兴致勃勃,尽管这个客人并不太会讲故事,他的语气太过平铺直叙,像是在干巴巴地陈述事件,但是远方那片土地发生了什么,又有什么变动,实在是太吸引她。

“然后啊……”安迷修喝了口酒,“骑士就找到了可以守护的人。”

安迷修又嗤笑了一声:“不过是个恶党罢了。”

“小姐,听完整个故事前,您要知道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他的骑士生涯,始于一个人的修行,终于一个人的修行。”

安迷修没有告知店主自己的名字,他叙述那段过往如同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他语气平静而温和,可绿色的瞳孔里却满是疲惫,好像是走了好远好远的路寻找着什么再也找不到的事物。

“那么,故事继续吧。”

在幼时修行那么久,又在那一年成长,在那三年修行之后,安迷修认真地思考自己想要守护什么。

如果说自己还剩下什么认识的,在意的人……

安迷修一直东行,最终去了东边的海岸。

“哟,安迷修,没想到你还是挺守时,距离三年整还有一个月左右你就认输了?”

“恶党就是恶党,我是不会加入的,”安迷修咬咬牙,“我也有我自己的坚持。”

“你还在在意你那愚蠢的骑士道?别傻了,你我都是没有过去的人,你又能守护什么?”

“我是有过去的。”

雷狮正要嗤笑时被安迷修快速的话打断:“你还活着,所以我可以守护住你。”

“……你知道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吗?”雷狮一噎,但还是立马收住了自己那一瞬间愣怔的表情,眉毛微微扬起看着这个逻辑不通的家伙。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守护雷狮。”安迷修像是因为成功反驳雷狮有了欣喜:“这样你就不能说我没有可以守护的人了。”

“呵,你说不加入海盗团到头来还不是成了我们的一员。”

“不一样,”安迷修居然很认真“我只是一个人的骑士,不是海盗团的。”

“谁管你那愚蠢的骑士道和守护,我们海盗可不管那么多,自由就够了。”雷狮一只手扛着锤子,一只手拖着安迷修:“走了,去干掉那些屠杀骑士的王国残党。”


“小姐,时间不早了,更何况战争的事情并不是多么有趣,您还要继续听吗?”安迷修放下空空的杯子询问,事实上他已经在隔间里了,这里很安静,酒也不错,说起来,喝酒也是那个家伙带出来的。

“你继续讲吧,我很喜欢。”

安迷修看着对方亮亮的眼睛无奈地叹了口气:“好的。”


王国残党被歼灭是很麻烦的事情,因为他们四散逃开了。尽管找到并不容易,但在经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们还是被一一抹消了。

“为,为什么要杀我!我根本没招惹你们这些恶魔!”

“当然是因为我们见到弱鸡就要踩了。”

雷狮真的一脚踩上那个人,电流狂乱地窜动着,顷刻之间就麻痹了那个人的神经。

“好了,剩下的交给你了安迷修,”雷狮看着找过来的安迷修,又转头轻蔑地向脚下的鼠辈一笑:“你这家伙,还真惹到了我们雷狮海盗团。”

“你是当年那个逃走的……!”

“闭嘴,”安迷修的眸子中带上了雷狮般的暴戾,但是他还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不会逃了。”他说这句话仿佛是卸下了什么重担,“我会送你们去往你们该去的地方,你的同党在等你。”


讲到这里安迷修停了,他张了张嘴,有些失声,居然讲不下去后文了。

“怎么了吗?”尽管简很想听下文,但看安迷修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强行按压住了好奇心:“如果你不愿意讲的话可以不讲了,讲到这里已经很感激,你可以尽情享用这里的隔间食物和酒水。”

“不用了,请让我继续小姐。”

“毋宁说,接下来的才是我最想要讲的,这是故事的结尾了。”


那是终焉。

最终的大战是与所谓“七神使”和所谓“研究所”所率领的地方国联盟的混战。

雷狮海盗团在最后只剩下了最初的四个人和守护团长的一个骑士。

那个骑士和团长把后背互相交付,两人面临千军万马。

两人都是以一敌千的强者,但人太多,实力越高的也越多,时间越长,两人的脚下咸腥的血越来越多。

这是在玩人海战术。

“白痴骑士,别被你那愚蠢的骑士道桎梏。”

雷狮喘了口气,一挥锤又电退十几人。

尽管雷狮是海盗,但其实他并不怎么骂脏话,这或许与他以前三皇子的身份有关,这家伙不追求财宝,只是追求自由而已,安迷修一早就知道,所以当雷狮叫他“白痴骑士”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因为自由,礼不礼貌与雷狮有何相干?他只是随心罢了。

“听见没有,白痴骑士道?”

“这和骑士道有什么关系?恶党你今天怎么这么啰嗦?!”

热流挥剑斩出,把从上空攻过来的人一概击落,安迷修的语气中也带着火气。

雷狮挑起嘴角一笑,有血随着这一笑滑落,滴在地上一小摊血上有微不可闻的嘀嗒声。

“我说你这个白痴骑士,管你守护还是什么破骑士道的,你都要自由,都要活下去,明白吗?”

夺目的电光缠绕,血红的天空霎时间竟是乌云密布,在已经因为长时间攻击而减少了的人群中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眼看这条路快被再次堵上,雷狮一锤子把安迷修打到远处:“滚吧安迷修!别再回来了!”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看着赶来的呆毛姐弟把安迷修带离,举起锤子拦住了敌方的首领之一。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停下你的脚步。”

安迷修最终没能冲入包围圈,他挣脱拉住自己的人,奋力冲杀却是在还有几米远处看着敌人和雷狮同时倒下。

之后的事情安迷修就记不太清了,只剩下挥动的凝晶流焱和漫天的血光,他或许是要死了,可为什么是没有死?

好像是另一个地方有了变故,眼前的一敌人在黑色的武器闪过后一个接一个倒下。

带着鲜血的黑色的箭头肆虐,血海中安迷修和远处那双暴戾而空洞的猩红色眸子对视。

结束了,战争结束了。

安迷修活了下来。


“我的故事讲完了,请容许我告辞。”安迷修眼前有了不少空酒瓶,但他却是没有醉的,他很清醒,拎着行李走出去的步伐也很稳。

“你就是那位骑士先生,对吗?”

简的声音很轻。

“或许是吧。”安迷修停了脚步露出一个笑容,“但是没有守护的人了还是骑士吗?”

“但是您是自由的。”简的语气中带着敬意与郑重。

“谢谢你小姐。我也会继续我一个人的修行。”

“在那个人回来之前,我会成为一位合格的骑士。”











—————一些后续的碎碎念,只想看文的大家可以关掉啦w—————
这是很早就想写的,上次想用正序写怎么都写不满意,这次干脆定了两个结局
(正序的那篇会是同样的世界不同的事件不同的结局我就不说了 〔小声〕)
(是HE我也不会说的!bu)
情节中有写到黑金,之后会写一篇瑞金视角的
还有战后安哥和金相遇的番外(๑• . •๑)
什么时候写我就不知道了!(溜了溜了jpg.)反正也没人期待吧×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