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瑞金】(1)都说酒馆是重逢的好地方

本来打算高考完后慢慢补完结局再发,可如今不发我怕回来后就失去热情了,就先把坑放在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填×(其实这是个长篇)

但是我永远爱他们,请你们好好的。

好了,吃粮吧,就当过年糖啦,过年就要快快乐乐的w

伪.武侠pa
元力技能保留
ooc预警
可以的话
(`・ω・´)go→







初春时节,未到梅黄雨季时,正是暖风悠悠。

门外街道熙攘,门内觥筹交错,有人推门而入。

落入他耳中的酒桌言语声自然也就清晰起来。

“喂,你听说了吗?这两年一度的凹凸比武大赛来了很多高手啊!”

“听说圣空国国王候选者又会来参加,他的实力非常强!还有雷国常年在外的的三皇子。对了对了!还有前两年声名鹊起的第一刀客也会来参加!”

“第一刀客?!就是那个据说没有几个人见过真容,去年刺杀了原第一刀客的人?”

——

“嗒”一声,是凹凸币与前台碰撞的声音。

“茶座,谢谢。”

清冷的声音给了店员无形的压力,他连忙起身:“请走这边。”

格瑞不徐不疾地走了过去,把那些嘈杂的说话声抛在了脑后。

而后面那人也只是看了看就继续了话题——毕竟现在的凹凸国都高手云集,酒馆中出现这么一位带来压迫感的少年也不足为奇。

“说起来去年凹凸比武大赛的强者怎么都没什么消息?今年的奖励不是比去年还要丰厚了吗?”

“不清楚,除了圣空国候选人也就只听说罗德烈会参加了,而且上次第二届大赛第一戴着面具谁也认不出来吧?不过大新闻是第一届的第二名丹尼尔成了主持者!”

“哦还有这等事?……”

——

到这里声音就听不太清了,格瑞收回了对那桌注意力,瞥见了已有一人的包厢。

“对不起我们这里只剩下这里了,请问两位客人介意拼桌吗?”

在包厢的少年点点头同意了格瑞的加入,头也不抬地埋头苦吃,知道他抬头准备喝口果汁时才瞥了过去。恰好格瑞也把视线从菜单上移开。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金?” “格瑞?!”

店员已然离开,并没有打扰到这故人重逢的一幕。

首先有动作的自然是金。

“格瑞!”金的表情真是得用欣喜若狂来形容,他匆匆忙忙擦了擦手就起身扑向格瑞,意图给久别重逢的发小一个大大的拥抱。

“别动不动就扑上来金,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格瑞伸手挡住,语气中透露着无奈。

大概是看到金,自己的头都大了一圈。

更何况,习武之人并不愿意别人近身接触,如果没有了这种警惕性,在这江湖上怕是如何身亡的都未从得知。格瑞作为名副其实的凹凸第一刀客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在阔别两年的发小面前,只能躲闪掉那份热情。

金没有气馁,毋宁说这种举动反而让他更加确认,嗯,这是格瑞,和小时候那个陪自己长大的格瑞一摸一样的,哪怕把这凹凸国翻过来都找不到第二个的。但他还是小声嘀咕着“就算是小孩子的时候,格瑞你也没让我抱过啊。”

格瑞并没有理会这句话。

没有理会,并不代表没有听,事实上在过去的岁月中,格瑞都是这个样子。他的话并不是很多,因为绝大多数能用行动取代的语言他都很乐意用行动来表达,所以每次金和他对话是总是成了金在说,他在听,碎碎念也听。

尽管他从来没有刻意去关注金碎碎念的内容,但有趣的是那时候金的神态总是格外吸引人,一次瘪嘴,一个微笑,都会尽数落入眼中。那些碎碎念的也就随之刻在心里。

格瑞把原因归结于金是一个神奇的人。

金嘀咕完了没有继续他的胡吃海喝,而是端起一杯果汁慢条斯理地喝,小心翼翼地询问格瑞:“格瑞你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带上我好不好?”那是觉得格瑞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的模样,让格瑞一时愣住了,那句“不要”硬生生卡住了。

于是格瑞叹了口气,没说好也没说不好:“金。”

“嗯?”

“你为什么没有在登格鲁?”

格瑞好狡猾!这样就是我回答问题了!

金嘟着嘴表示不满,但还是一五一十地回答:“为了找姐姐和格瑞啊,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很无聊的。”金咬了口桌上的桂花糕:“这里不是要举办凹凸比武大赛嘛?我觉得格瑞这么厉害一定会来参加的。”

“笨蛋,如果我不参加呢。”

“我知道格瑞会参加的,我就是知道。”

“随你了。”格瑞揉了揉眉心:“你别参与战斗。”

格瑞总是喜欢护着金,因为他眼里的金一直都是那个没长大的孩子,是那个笑着向他伸出手,把他拉到阳光下的人。

谁愿意自己的阳光受到伤害呢?

“我不是小孩子,我长大了。”这样的话,金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但格瑞总是不置可否,因为保护他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或是说一种习惯,习惯是很难改掉的。习惯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带来的事物,总会在不经意间左右一个人的行为,甚至是语言。

出乎意料的是金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如格瑞所想的那般要求自己也参与,而是把话题岔开来,然后给格瑞推荐各种各样的好吃的。而格瑞也只是略略诧异了一下,便也没继续把这事放在心上。

——

“一共是二两银子。”

格瑞沉默地点点头,试图把几乎要黏在他身上的金扒拉下来去拿钱。不料金右手紧紧地拉着格瑞,左手已经拿出了二两银子递了出去。

“嘻嘻,这顿我请格瑞好啦。”金拍了拍胸脯:“格瑞你说你才来这里没多久,那就我带你玩好了!”

“我们有正事要做,金。”格瑞自顾自地推开了了木门,金就跟在了他的斜后方一步。

这真是一个很好的位置,因为格瑞只需要微微侧过脸就可以看到金有没有跟丢,而金也不用担心格瑞离开,因为格瑞整个人都在金的视线范围内。

“不就是初赛嘛,格瑞这么厉害肯定没问题的!”

“并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好运,金。”

格瑞揉了揉眉心,看着收到的信中显示着自己的对手。

嘉德罗斯。
——
金嘟囔着在看台上摇晃着双腿。

不就是个预赛,格瑞还说不能掉以轻心就提前热身去了。

什么嘛,格瑞还是老样子啊,金忍俊不禁。明明格瑞那么强,根本不需要担心。

金打了个哈欠。

而另一边的台上刀光剑影,哦不,棍影,两人打得难舍难分,不可开交。

而看惯碾压式胜利如雷狮踩弱鸡的场景,亦或是菜鸡互啄的场景,开始打瞌睡的观众们,终于因为这两人的出现开始沸腾。

凹凸比武大赛,目的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能力,一个能够保护群众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将领,才有资格获得权力。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凹凸世界,举行这么一个比赛是再合适不过了。

无数英雄豪杰为此而来,无数群众也怀着对未来手握军权的将领那份憧憬赶来。当然也有各大门派应势而来,或是一睹老大的英姿,或是为门派扩充人员。

这届的第一第二大概就是这两个人了。

裁判长丹尼尔默然看着身上伤口越来越多的格瑞和嘉德罗斯,还有他搭建的那本应坚不可摧如今千疮百孔的比武台。

维修费贵,这里痛。

丹尼尔继续默默地捂心口。

然而在动作都还没有做完时,他直接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比武台突然间轰然倒塌,场地中间的格瑞和嘉德罗斯几乎是在那一刹那跳开来,面面相觑。

比武台的石块一点一点地碎裂了。

——
“有意思。”

叼着棒棒糖的少女坐在看台高处张望,果然没有看到自己的旧识。

方才还在那里。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