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影只想要金宝好好的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目前主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寂静

不合群的人总是孤独的。

孤独的人总是安静的。

辰砂总是守在那片寂静的夜里,整晚整晚地思考自己的价值。

觉察不到自我价值的人是可悲的,他逃离了伤害别人的可能性,压抑情感,压抑力量,活得像个刺猬。

他为逃到那片黑暗的寂静中庆幸,也为逃到那片孤独中痛苦。孤独与寂静,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

是不是一开始不存在,会更加好?

当假设无法实现时,你就永远不知道答案。

——
最寂静的时节要数冬天。

特殊的体质导致了辰砂的浅眠,他醒着的时候会静静地抱着膝盖,从洞口往外探去。

明知月人在这冬天赶来的几率小之又小,他还是不愿意放弃。然后他在一次必然的探查中偶然看到了安特库。

安特库是个安静的人。

在这风与雪吞噬了世间其它所有声音的季节,他就那么安静地出现在银装素裹的大地上。像是一棵独自伫立的雪松,像是一匹倔强的孤狼。

风扬起大片的雪花,辰砂一步又一步踏出山洞,世间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而嘈杂,仿佛是重生一次的苏醒。

一句句嘈杂的声响打破寂静,传到他们的耳中。

“一个人很累吧。”

“怕什么呢,强大的人为何要害怕,他们不存在就好了啊。”

“放弃吧,你是没有意义的。”

“你不该存活于世。”

“你是个错误。”

浮冰还是一如既往地嘈杂。

辰砂垂下眼帘。

他们为了不知名的原因引诱着,可他们连自己的水银都抵抗不了,又如何给自己救赎?

安特库不是没有意义的人。

但是最初的最初,他也不是没有过动摇。谁没有冲动过呢?

彼时年幼的安特库也向往着温暖的春,也向往着被大家包围的快乐,但是他只能生活在寒冬,当来到茫茫白雪时,就只有一个人,没有他人的关怀,也没有能够用等待换来的春。

他一步步走向了浮冰。

如镜子般的平面,如雪般的他,世间单调的颜色。

但后来一幕如此突兀。

突然闯入了一片红色。

他被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拉住了。

“别去。”

——
他们的相处是寂静的。

他们都是没怎么和他人交流相处过的人,所以极少有过什么言语。

他们初遇的那次安特库被辰砂拉住了,然后他们那天都没再说过一句话,辰砂默默地把他带离,送回了老师身边,就静静地离开。

是的,安特库不是没有意义的人。从那以后他开始学习,他提起了刀,最后又可以用刀尖劈开那些浮冰,粉碎那些嘈杂。

辰砂就远远地望着安特库,他知道这是自己除了等待月人外唯一有目的的远眺。安特库习惯除完浮冰看一眼山洞,安特库知道他在。

安特库也会在辰砂浅眠的时间段去山洞探望他,给他盖上轻柔的白布。辰砂习惯在醒后把白布叠得整整齐齐,辰砂知道他在。
——
距离两人的第二次交流是几年之后,那些逐渐靠近的话语或许是起源于辰砂浅眠时分被噩梦惊醒,或许是起源于初见时的那句“别去”,或许在两人各自困于冬天与夜晚时,早已命中注定。

所以他们不去打扰,他们在漫长且安静的时光中相遇又相识。

每当安特库会暂时离开时,安特库都会有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

“等我。”

安特库不是需要回答,因为他知道,辰砂知道。

——
辰砂依然希望月人能来,但他也希望着冬天能看到安特库。

他常常会想,被月人带走是否就会拥有自己的价值。

当假设无法实现时,你就永远不知道答案。

那么,遇到安特库而有的这一份不舍是好是坏。

当假设实现时,你就知道了答案。

自然是好的,而且不会有第二个答案了。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