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图片是梗的来源,超级好的染老师!!!!! @七重林中。
个人认为写崩了,完全没有写出那段话中的感觉orz
求挚友r轻点打
然后ballball你们去看她的画,我写不出她画中意境的万分之一好😭😭😭
染老师画的玉碧超好看(拼命安利)

第一次写玉碧感觉超ooc的,预警


0.
汽车的轰隆声停止了。

夜幕四合,荒野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下,唯一的公路上蛰伏着黑色的野兽。

但这其实是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越野车内的人一脸严肃。

“决定好了吗小师叔?”

“我没问题。”

然后——

第一个说话的人迅速调整了车内的布局,三两下躺了下去,盖好毯子,闭眼。

“那就麻烦你守夜咯。”

尽管今天一天开车时间更长的是车内被称为小师叔的张灵玉,然而张楚岚还是心安理得地躺下呼呼大睡。

有时候不要脸真的是一种本事,入睡快更是一种本事。

仿佛是认命似的,张灵玉一脸无奈,但还是端端正正地坐着警惕周围的动静。

不过他着实是不需要紧张,尽管是荒野,但是这里很安宁,远离了所有的纷扰和危险。有细微的虫鸣声和风流过的声音,黑暗中没有藏着危险,能看到的世界只有同行的那个人和这辆车。

旅途漫漫,他们这并没有目的地的行程还有很长。
1.
大概是因为到了不平坦的路段,即使是越野车也略有了颠簸。

张灵玉睁开了眼睛。

已经快到正午了,旁边的张楚岚正安安静静地开着车。

这么安静的张楚岚着实是少见,张灵玉没有起身,就那么斜躺着看着旁边。

他之前怎么形容来着,车略有颠簸所以惊醒,他委实是有些浅眠。但也是略有,并不是真的颠簸的厉害,真正颠簸得厉害的车左摇右晃还不如一个烂醉的酒鬼稳当,而这车太慢了,慢到那无法避免的颠簸都变得温柔起来。

思及此,张灵玉起了身询问:“到哪里了?”

张楚岚这才伸手换了档位,车速一快起来就让人抖了抖——这段路全是砂石,太扰人心绪了。

“离下一个城镇不远的地方,但是小师叔我们遇到麻烦了,”张楚岚抿抿唇,“你醒得正是时候!帮大忙了!”

其实张灵玉想说如果遇到麻烦你也可以把我唤醒,但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终究是放弃了,便顺着张楚岚的话语说下去。

“什么麻烦?”

“这里没有信号,而我们找不到城镇入口的路了。”

“……”




2.
车子停下,张楚岚咕咚咕咚喝着热水,张灵玉拿着干粮吃。

如果让张楚岚形容张灵玉的坐姿,那大概是一个表情包——端庄jpg.

端庄得张楚岚有点忍俊不禁。

小师叔做什么事情都一本正经似的,但有时候又能从那些事情中发现一些可爱的细枝末节,比如他会细嚼慢咽,慢到鼓起的腮帮子像是仓鼠。

“接下来怎么办?”张灵玉打破沉默作沉思状。

张楚岚翻了翻背包,翻出来一张纸质地图:“小师叔你是不是长期待在龙虎山不出门啊?这个时候当然得靠传统地图了。”

“那你为何认为我能帮忙?”

“呃,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张楚岚没有说出一个人的无助感,干巴巴地解释一下又立马岔开话题:“虽然我们这次没啥目的地,但是我们干粮不多了得去下一个城镇……你看这里怎么样。”

“可以,不过路况复杂了些许。”张灵玉接过地图看了看那五个急转弯道和八个岔路口,皱着眉头思索。

张楚岚自然而然地凑过去,把有些尖的下巴搁在张灵玉的肩上,张灵玉本不太在意,奈何招架不住肩部肌肉的抗议,轻轻推了推张楚岚,把地图放在两人中间,与他头抵头。

路线画好了,接下来的一个城镇不远,但他们两个人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很多沿途的风景要看。



3.
汽车轰鸣,黑色的野兽再度出发。

大概是因为两个人都醒着,没有谁会担心会打扰到对方,伴随着细微的“咔哒”一声,车内响起了音乐。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





“为什么是这首歌?”沉默良久,张灵玉终于开口。

“不觉得这首歌很应景吗?”

“因为你辛苦这么久终于能来旅游,这是你积极向上生活换取的,很励志,所以很应景?”张灵玉一本正经地问。

实在是太一本正经了,那认真的眼神甚至把张楚岚“那当然,我超励志好不好balabala”等准备好的一堆说辞堵了回去。

“因为觉得很自由啊,我们不正穿行在无边的旷野吗?然后只有我们两个人,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张灵玉深以为然,点了点头,张楚岚心想会不会是小师叔不喜欢这种类型的音乐?于是他伸手关掉了音乐。

“算啦,小师叔你不喜欢的话回头我给你唱其它的歌,别忘了我背了把吉他来。”在旅途的一开始,张楚岚就有这个打算了,但是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他张楚岚的自由旅行,当然要背着吉他伴着音乐,配上属于自己的BGM去旅行。

以及,他希望小师叔能够喜欢他唱歌。

“好,我会听你唱,毋宁说,很期待了。”

张楚岚听到了张灵玉的话,呼吸一滞,但又立刻恢复如常。

4.
到达城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热情好客的镇长邀请他们来家里借住,张灵玉玩婉言谢绝后两人来到的城镇的郊区。

说是郊区但并不偏远,仅仅是因为这里成了途经的旅客安营扎寨的好地方,镇上的人也发现这里适合偷得浮生半日闲便留与这个地方一片清净。

镇长笑了笑夸他们会选地方,这里远离了今夜聚会的地方,倒是足够静谧,适合长途跋涉的人安心休息。

“聚会?”张楚岚一下子捕捉到了镇长口中的重要信息。

“是我们这里的传统,在二三月桃花开的时节全镇的人都会聚一聚,举办个宴会啥的……我老了,没那个精力再参与进去了,还是年轻人好啊……”

话虽如此,张楚岚却看到的老镇长炽热的目光仿佛随着远处篝火的燃起亮了起来,又被低垂的眼睑掩盖住。

少年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呢?也许就是当年最盼望桃花盛开的镇长这般,他唱着山歌被人群簇拥包围,与众人搭着肩嘻笑。

如今岁月经传,流年催人老。

张灵玉默默紧了紧握住张楚岚的手。

只要岁月不带走两人的回忆就足够了,所以才要创造更多更多快乐的记忆。

“镇长,我们可以参与吗?”张楚岚露出一个笑容。

“当然可以,走吧走吧,让我这把老骨头给你们带带路。”

然后也去看看那不属于自己的热闹。

5.
篝火,美食,清酒,舞蹈,欢笑。

“哦!你们是那两个外地来的人啊?欢迎欢迎!一起热闹吧!”

这时张楚岚和张灵玉已经自然而然松了手并排走着,还没靠近就听到了有人远远地招呼,他们认出来那是镇口卖草帽的小伙子。

这里的人特别热情,那份真挚仿佛是阳光下镇中奔流不息的小河,热烈明亮。

“正月里采花儿无哟花开,二月间采花花哟正开……”

张灵玉不得不感慨张楚岚的确是适应力很强的人,还没一会儿就和那些同样自来熟的人们一起大声唱着歌,举杯欢笑。

“小师叔你也一起来啊?”

张楚岚举起一杯清酒,笑嘻嘻地凑近揽过揽过张灵玉的脖子。

“你玩吧,我就看看。”张灵玉叹口气一脸无奈。

“来啊小师叔,害羞吗?”

张楚岚不管不顾地拽起张灵玉,在人群的,踩着歌声的节拍跳着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舞蹈,张灵玉被带得一晃一晃的,但是张楚岚也明显是有好好控制节奏,两人都没有摔倒。倒是张灵玉受了张楚岚的感染,也渐渐加入了进去。

一会儿是和张三聊起了去年的收成,一会儿又和隔壁李五谈起了小羊羔的成长状况,不得不说张楚岚很厉害,在短短时间中就与大多数人打成了一片,一副他乡遇故知的模样。

张灵玉累了,就坐在一边的镇长身旁。镇长也许是在见到了这份热闹后就不愿离开了,感慨着年轻真好,然后坐在一旁喝茶,仿佛是回忆少年的自己,笑容里带着怀念。

他很快乐。

张楚岚,那你快乐吗?你累吗?

在张楚岚的笑容中透出疲态的时候,张灵玉走过去伸出手:“走吧。”

镇上的一位壮年的大叔也把张楚岚推到了张灵玉怀里同意:“这家伙还逞强,我看他喝酒喝得都站不稳了哈哈哈,快去休息吧?是不是玩得很好啊!下次这时候来我们镇请你们喝桃花酿啊,今年被我家小兔崽子喝完了抱歉啊!”

“好的,谢谢了。”

6.
两人回到了搭好帐篷的郊区。

张灵玉递给张楚岚一杯水:“知道你没醉。”

张楚岚虚浮的脚步顿住,然后挠了挠头:“果然瞒不过小师叔?”

“镇上的人是真心热情,没必要这么警惕吧?”

“我知道,不过这样就可以借着装醉的理由去你旁边坐着,多好。”

“累了说就是,没人会不满。”

“但是我不想扫兴,你看啊,镇长都那么开心了,大家喝着酒唱着歌儿,跑到一旁不是会很没意思吗?”

“随你了。”

张灵玉知道张楚岚改不了,索性由自己来做那个扫兴的人,他来带走张楚岚就是。

“不过啊小师叔,我还真没玩够,要不趁现在我给你唱歌吧?我白天说的。”张楚岚已经去车上拿了吉他,放在张灵玉眼前,“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

“我记得我有说过我很期待。”张灵玉又倒了一杯水,准备给张楚岚润润嗓子。

张楚岚拨动琴弦试音,清澈的声音荡开时,歌声就响起了。

张楚岚的声音没有成年男子的厚重,它介于低沉与清朗之间,可以说是清澈,像是涤去所有沙尘的清泉。

歌声在这夜空中响起,却没有被远处的喧嚣影响半分,合着吉他的声音,歌声与这弦乐器的声音完美融合,时而低沉婉转,时而又有如雨滴打在窗户上的脆响。每一句歌词都咬在嘴中,又吐字清晰,融入了歌者的温柔。

唱歌的人自由而真实地笑着,眼睛里可以看到仿佛是月色般的清辉,那是他的喜悦。

一曲终了,张灵玉轻言:“今晚的月色真美。”

可是张楚岚不给他抒情的机会,立刻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就好像这气氛不是刚才他辛辛苦苦弹琴唱歌构造出来的:“小师叔,这个梗已经很老了,而且明明今天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没有月亮有星星。”

张灵玉以一种肯定的语气说着,让张楚岚忍不住抬头到处张望,但还是半点星光都不见。

不应该啊,小师叔不是一向最耿直了吗?不像是说假话啊?

张楚岚揉揉脖子再抬头却见到了小师叔温和的眉目,看到他越来近。

唇上传来了他的温度,愣怔间唇齿便被他温和的气息包裹。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唱歌时,眼睛里就有发光的星星。”




7.
晨光铺洒,是出发的时间了。

张楚岚果断以自己要休息为由,把开车的事情推给了小师叔。

离开前他们与镇长告别。

“一路顺风啊外乡人,欢迎下次来玩啊!”

“如果有机会我们一定会来的,不过我们还要去很多个地方呐镇长。”

“那要玩儿得开心啊年轻人。”

汽车再次迈开了步子,前方是望不到边的银色的路。

“我们今天要走。”张楚岚突然道,说给了车内唯一可以听见他声音的小师叔。

张灵玉自然是知道他要说什么的。

明天的路可以远至逍遥千里。【1】


【1】来源于温瑞安的武侠诗山河录。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