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约定
楔子
莽莽冰原,寒风疾,回首未见来时路。茫茫夜雪,孤身行,前路缥缈归何方。
“哥哥,在冰雪的王座上只有你和我。”
“王座上只有王与王依偎着取暖,所以我早已厌倦了孤独,泽。”
“王总是孤独的。”
“权与力不过是虚无。”
“哥哥,总有一天你会认识到人世的残酷,我会等你来拿回你的一切,逆我们的,就让它死去,然后我们一同,君临天下。”
“若真有那天的到来,我们的火,将要把世界点燃。”
“哥哥,约定好了。”
“嗯,约定好了。”
我们既是兄弟,也是审判者与执行者,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怪物,却向往最普通的生活。
第一章
一座普通的小房子,周围环绕着鲜活的绿,爬山虎攀上雪白的墙,张扬着活力,而这座双层小房子的二楼窗台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十岁的路明非在傍晚回家后最喜欢做的事,莫过于坐在窗台上,双腿悬在空中,看着夕阳从山的那一边隐去。晚霞弥漫,在有微弱的星光开始显现的时候,路麟城和乔薇妮就回来了。
好像记忆里也有那么一段时光,自己坐在高处眺望远方。
路明非总是一个人。
而且他知道,不久之后,他就要一直一直是一个人了,因为路麟城和乔薇妮要走了。他们要去很远的地方,不知归期。
事实上即使他们不走,也没有足够的时间陪着路明非,每天天色未明时出门,晚上陪伴的时间也不过是那么一两个小时。而在学校,他的成绩不好不差,他的存在可有可无,没有人关注他,他也就不去在乎。
他总是一个人,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孤独。
他唯一在乎的,是最近频繁的头疼,往复的梦境,眼前若有若无的身影。意识深处告诉他那个身影很重要,可又总是很模糊。
那是一个永恒的梦境,冰原上的自己旁边站着一个少年,少年背对着自己说着什么。像是观看八十年代的老影片,场景模糊,声音却有些空灵,路明非挣扎着去寻求真相,却无力得如同脱水的鱼。
这一次,他听清了一个词。
“哥哥。”

光阴荏苒,路明非十二岁了。
路麟城和乔薇妮也要走了。
路明非没有去找他现在所谓的监护人——他的叔叔婶婶,而是只身一人前来机场送别父母。
他站在人潮中,仰头望着路麟城,路麟城也静静地看着路明非。父子二人似是有话要说,但都没有打破沉默。路明非明白路麟城的故作严肃和掩饰的悲伤与不舍。他上前踮起脚抱住父母,声音低低的:“我会想你们的。”路麟城强撑的严肃脸一松,立刻嬉皮笑脸起来:“儿子我们会写信给你的,我们走后你就要独立了,但是不许早恋,早恋也要找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最好是腰细腿长……”
路明非冷静地剥开一颗水果糖塞住了路麟城的嘴,冷静地看着他被乔薇妮拖到一边。“我们的明非长大了,以后一定会长成男子汉的,妈妈相信你会照顾好自己。”乔薇妮揉了揉路明非的脑袋。
“嗯,妈妈再见,爸爸你再闹就赶不上飞机了。”路明非扯出一个笑容。
路麟城与乔薇妮走了几步,回头看到路明非向这边招手,小小的身影显得孤独而单薄,看着他就像是隔着一片海看另一个人的背影。
而路明非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消失在视线才回了家,安静地缩在床脚,等着叔叔婶婶来找他。
原来家里是这么冷清的,一个人也没有,安静得只剩下窗外的蝉鸣。路明非又坐到窗台上,仿佛随时要掉下去,却只是恍然不觉地珍惜最后一片霞光。
“哥哥,交换么?”
“交换什么?”路明非扭头,直觉眼前穿着黑色小西装和方口小皮鞋陪着他坐在窗台的少年就是他梦中的那个人。那个叫他哥哥的少年。“我们认识吗?”
“当然了,你可是我哥哥。交换么?”少年笑意盈盈。
“不交换。”路明非下意识地拒绝。
少年的眼神变得有些悲伤和气愤,转瞬即逝。“哥哥,总有一天你会同意的。”
“你是谁?”
“你的弟弟路鸣泽,记住,我可不是那个小胖子,我是真正与你一条心的人,我才是真正爱你的人。”自称路鸣泽的少年用额抵着路明非的额,嘴角牵着笑,却如此珍重地说。
路明非看着少年消失在眼前,额头上还有他留下的温暖,目光呆呆的,良久,却是笑了出来。
这是路明非多少年来,少有的,一个发自内心的笑。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