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原梗提供者邓泠清,即耀灵,一个总说自己咸鱼的触,邓泠清扩列QQ号:3377231474
cp法加,其实看到这个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曾经在罗路吧看到的北国列车
因为内容跟罗路吧那篇没有一点相似所以应该没关系吧
文笔渣极了求轻拍,以及玻璃渣慎入
原梗见长图4

远方
距离他们的离别已是十多年。
废弃的火车站台上,不知何时驻足了一个金发男士,陈旧的气息携带着漫天飞沙席卷而来,男人却恍然未觉。
即使有阳光,北国的冬天依旧那么冷。男人叹息,声音轻得好似无力飘零的树叶。
不知道他在世界的另一端,在火车的终点是否安好。
这里的一切都是被时光遗弃的,无论是被锈蚀的火车,还是被沙淹没的车轮,亦或是那个男人。
男人的手轻拂列车厢上的灰尘,寻找着他们的过往,寒冷的北国,飞舞的白雪,还有他温柔的笑容。记忆中列车飞驰,他紫色的眼眸中有星辰闪耀,有大海的波纹。是了,那次旅程他们本就是为了回到海边,他是海边长大的,宛若大海的孩子。
那时候,列车没有废弃,轰隆隆地穿过高山湖泊,以让身边人惊喜的速度。那时候他们还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来得及与他告别,阴阳两隔。

那个冬天,他病了,医生摇摇头对男人说,还有什么愿望就尽力实现吧,半个月时间。他听了医生的话,没有哭喊没有恐惧,只是一如既往地微笑,用冰凉的手轻轻摇了摇男人:“先生,我想回大海。”
于是他们乘坐那火车去往远方,男人曾希望那火车可以一直飞驰,呼啸而过不留过往。
然而无论它再怎么快,也没有跑过时光。
男人是看着他在自己眼前咽气的,他缩在自己的怀里,身体逐渐冰凉,呼吸微弱下去,心跳渐停,男人从来没有那样的,感到自己的无力与绝望。
而他离开前,轻轻地说:“先生不要难过,我只是去往了世界的另一端,经历很长很长的旅行不再归。”
男人声音沙哑,响在他耳边:“不可以带上我吗?我陪你乘着列车,看北国飞雪,望星辰大海,为什么不继续带着我呢?”
他揉了揉男人金色的头发,在男人的嘴角边留下最后的温度:“从今往后,先生的路,要自己走了。”
从今往后,他的路要一个人走了。
从今往后,他们的路不在同样的轨道了。
男人静默地看着他背着旅行包逐渐沉入深海,看着海水没过了他脸上留下的笑容。
这是他的遗愿。
旅行包里第一层有你爱的枫糖浆,有一个空白的笔记本,有你精心制作的枫叶书签,夹层里的笔是防水的,换洗衣服在包里的第二层,希望这一次的旅途会很愉快啊,别忘了写旅行笔记,包里的重物不会影响你找东西的吧?

而今男人站在列车面前,细细回忆他们的岁月中每一个细节,列车里是空荡的,静默的,然而列车似乎可以感受到男人的意志,以随时准备出发的姿态屹立。
他与它,哪怕被时光遗弃,遗留在过往的记忆,也想在这一刻出发去往远方,不在乎方向,不在乎自己将要停留在荒漠还是深海,只愿飞驰而前,如同风一样自由,再无任何桎梏。

注:1.文中男人是指弗朗西斯,他是指马修
2.果然我还是喜欢海葬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