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第二章
路明非住在了婶婶家,就读仕兰中学。
路明非的成绩不好,并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因为没有人期待他的好,他又何必去白费力气呢?”路鸣泽坐在很大的一棵树上,淡淡地看向路明非。
“孤独是什么?我不觉得自己孤独。”路明非踩着那棵树旁的石头也坐到了树枝上。
“是啊哥哥,我们一直是孤独的,孤独早已成了我们的一部分,你又怎么会察觉到孤独带来的绝望呢?”
路明非没有说话,但他可以感受到少年的悲伤,那么沉重压抑,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其实不明白什么是孤独,也许他总是一个人,可是时间不是那么难熬,在网吧里玩游戏,坐在天台上发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嗨,哥哥,为什么不拥抱我呢?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只有我千年来与你相拥取暖,我也想……”路鸣泽突然停住了,因为路明非伸出手抱住了他,低声说:“弟弟,我在。”路鸣泽一瞬间以为他哥哥记起了一切,却又见哥哥推开他发呆。
“咦,我……”路明非愣着不知道怎么办,只是刚才路鸣泽的表情太悲伤,手就不自觉地伸出去了。那些话也是不受控制的,他只觉得那是很自然地说出来的,自然到似乎是说了很多很多年,千百年都是。
路鸣泽忍俊不禁:“哥哥还是那个二货哥哥,”他站了起来,“谁说没有人期待,哥哥你一定会成为最好的,你可以轻而易举地,亲手去拿到属于你的权与力。”
直到路明非被踹下树,路鸣泽和树消失在眼前时,他脑海里还一直回荡着路鸣泽的话。

那以后,人人都能察觉到路明非的变化。
路明非上课不再睡觉,下课也啃着书本,成绩一点点地进步到了班级前列,再是年级前列,甚至有几次抢了赵孟华年级第一的宝座。
路明非在网吧玩游戏的时间缩短了,天台上的他也会带着一本书。
路明非不再在家受婶婶冷眼吃少量的早饭,他天色未明时就出门跑步,然后接受小魔鬼般的路鸣泽魔鬼般的训练。
路明非和婶婶商量好了自己理财,用少量的生活费却可以很好的把素朴的衣服搭配,看上去也是一个清秀的少年。
路明非给人的感觉不是那个小怂货了,他温和礼貌,连欺负他让他做值日的人也会生出不好意思的情绪。
只有路明非知道,他只是不想辜负路鸣泽的期待,因为他喜欢在散步的晚上路鸣泽调侃他,金色的瞳孔里透着喜悦。
怎么觉得弟弟你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啊。这是路明非的内心。
同时,路明非觉得自己逐渐多了曾经不存在的记忆,比如他记得路鸣泽才是他的弟弟,而不是那个身高体重都是160的堂弟。
比如,他总在梦里冰原上黑色长袍的人,就是他自己。
但那个少年是谁?不会说路鸣泽吧?只有路鸣泽称他哥哥。
只有路鸣泽在乎他。
他那个堂弟,与他无关。

路鸣泽在一年后春暖花开时问他,哥哥你记起了多少事情?
路明非当时说,我只记得我以前叫尼德霍格,你是我弟弟,我们学校有个小师妹夏弥是以前是叫耶梦加得,曾经还想要跟我打架被我揍了一顿,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揍回跟我打架的头子,好像叫什么奥丁,还要把跟我反着干的家伙策反。这是什么奇葩剧情啊,虽然我阅历无数动漫玩过无数游戏但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个设定啊,还有我现在也只知道人物基本信息、新手村的人物和主线任务,故事情节没发掘,等级没升技能没刷,好歹给个副本任务让我刷刷啊……
路鸣泽当时托腮说,哥哥你说得好像是通关游戏了,不过你可以先在训练场练一下操作技巧,可以现在去练太极吧,你那细胳膊细腿的只能练点太极了。
路明非哭笑不得,你这也是叙述通关游戏的口气吧,这样的话给个新手武器呗。
于是现在,路明非坐在自己的床上把玩手上一把短剑,用于暗杀的“鱼肠”,纠结着见夏弥的事,路鸣泽这是在为难他这个从来没跟女孩子搭讪过的人啊!还说什么不会搭讪打一架也行是什么鬼!
路明非总觉得,自己没有想起最关键的东西。那个作为尼德霍格的曾经,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想起来只是一阵头痛和灵魂深处的痛苦?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