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影只想要金宝好好的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目前主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远方

第四章
当周围恢复后,路明非一回头,便见夏弥已经不在原地了。
“一起走吗。”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路明非愣住了。
虽然路明非已经浑身湿透,但如果有人愿意搭载他一程他自然是感激的,可是让他惊讶的就是,邀请他的不是别人,而且初三年级的男神楚子航。
自己何德何能搭载男神的车?可是楚子航已经把问句读成陈述句,似乎是没有拒绝这个选项的啊。
楚子航见路明非站在雨地中没有回应又开口:“拒绝么?”
“不不不是,那就多谢学长啦。”路明非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看着眼前行驶过来的迈巴赫。迈巴赫的驾驶座走下来一个人,打着一把黑伞来接他们,对待楚子航的态度特别殷勤,而楚子航的态度也很奇怪,路明非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于是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小衰仔,压低存在感选择了沉默。
事实上不得不说他压低存在感的能力也是不错,楚子航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跟那个接他们的男人聊起来,然而让他感觉不对的是聊着聊着有吵起来的趋势。而路明非觉得自己好像无意中知道了学校男神惊天动地的八卦。
原来那个男人是他的生父,楚子航的母亲改嫁了。看得出来楚子航的生父对儿子的热情,但从他们对话中来看却是他先抛下了母子,所以一定有什么原因。路明非听着他们的对话一言不发,没有在意汽车的速度有多快,他们决定走哪条高架路也跟他无关,而楚子航一家的内部矛盾他也无意多事,但他有些出神地想,楚子航不是他生父养,心里有所怨恨是合情合理的,那自己呢?儿时的记忆越来越淡,何况即使父母在身边,一天之中也没能见面几次,他从小就习惯了一个人。他心里有些侥幸地想:“嘿,我的父母可是要干大事的,就像电视里的大英雄一样是不能在乎那么多儿女情长的,所以抛下我也是情理之中嘛。”
可是他不喜欢叔叔婶婶养,没有哪一个孩子是希望被父母抛下的。
他侧着头听到了楚子航那句“别人养出来的,会越来越不像你的!”好想说,学长你说得对,我现在也不知道我现在像谁了,而且你这么面瘫我也不觉得你像你爸爸。
“我……我也想养。”路明非听到这个声音时心里有所触动。原来,是想养的吗,那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放弃了呢?自己的父母……是不是也想养自己的呢?
可无论如何,终归都是被抛弃了啊……这么多年来,他最信任的不是生下他的父母,而是在他最需要有个人拉他一把时的时候陪伴他的路鸣泽,有了路鸣泽,至少他不会是一个人了。
想到路鸣泽,路明非从沉思中缓过神来,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高架路上太安静了,而高架路上这么安静,本身就是反常的。音响里穿来低低的笑声,楚子航和路明非皆是一愣,没听清是电流杂音还是CD机被不小心打开了。那声音低沉,但又宏大庄严,仿佛在青铜的古钟里回荡。他一直从后视镜里盯着男人的脸,男人的脸上永远是松松垮垮的,但此时绷紧了,好像红热的铁泼上冰水淬火。
楚子航从未在男人脸上见过这种表情,完全是另外一个人,骤然收紧的瞳孔里透出巨大的惊恐。
车门被人轻轻叩响。
“那么大的雨,谁在外面?”楚子航扭头,看见一个黑影投在车窗上。他想难不成是高架路封路,被交警查了?他伸出手去,想把车窗降下来。[以上部分为龙二原文]但楚子航手还未来得及神出去,就被一只手抓住了。
“别动。”是路明非。
铺天盖地的恐惧包围了楚子航,他看了一眼时速表,还有神色凝重的路明非和那个男人,脸色惨白。
外面的影子让人感到了内心深处的恐慌,那个男人竭力冷静着,还不忘安慰自己的儿子。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才想到和路明非说话:“你是楚子航的同学是吗?”
“校友,路明非。”路明非抑制住自己不说烂话。
“对不起今天把你牵扯进了麻烦的事情中,若是有什么无法预料的事,还愿你和子航互相照顾一下……”男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见楚子航抱住了头。
血统觉醒了吗?男人紧紧地抿着唇。他从后视镜看到楚子航蜷缩在一起。
殊不知比起血统觉醒的楚子航路明非更是痛苦,大脑深处疼痛得厉害,好像有什么画面要浮现出来,冰原上的黑石王座,被人类杀死的黑龙,枯枝黑翼,有人拿着火把跑动……一幕幕画面显得寂寥壮烈而又真实,好像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叛军,露出抱歉神色的夏弥,骑着骏马的阿斯神族主神奥丁……无数的画面飞闪,像是看电影或被遗忘的老时光,有很多根本来不及看清,最后定格在一个黑暗的圣堂,圣堂中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路鸣泽被锁在上面,他的心脏被贯透,他抬起头看着路明非说,“哥哥你还是来看我啦……”
路明非突然惊醒过来,画面都消失了,眼前是用村雨和迈巴赫带他们冲出重围的楚子航父亲,楚子航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前座,自己身上也系着安全带。事情向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再加上看到了路鸣泽的那一幕……
“路鸣泽,”路明非声音有些嘶哑,“刚才那些是什么,我需要解释。”
“哥哥不要那么严肃嘛,那些黑影是死侍而已,就是我们所在副本的小喽啰,接下来才是大boss。”
“我是说那些画面,”路明非揉着太阳穴,“还有小兵就这么凶悍了大boss我怎么打得过啊?!”
“那些画面是历史,也是哥哥你的记忆。”
“见鬼,我什么时候经历过那些事情?”路明非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
而且……路鸣泽还好好地在这里不是吗?等等,路鸣泽的出现每次也都是神出鬼没的,不会我眼前的真的是一个鬼吧?
“哥哥打boss的时候别忘了咒语哦。不过鉴于哥哥你不交换只能给一个小挂啦,杀死boss是不可能的了,带你出去是没关系的。”
那我为什么要来打这个什么破副本啊?啊?!
“哥哥,交换么,交换了你才会拥有权与力,只要这样,你就可以把boss轻而易举地踩在脚下。”
“不交换。”路明非下意识地又一次拒绝。
“哥哥,总有一天你会需要的。”随着路鸣泽消失,周围恢复了正常,路明非看着车外的事物,终于明白路鸣泽口中的大boss到底是什么
北欧神话中,阿斯神族的主神,奥丁。
死侍包围了迈巴赫。
“下车。”男人低声对他们说。
楚子航迈动双腿机械地下了车,男人挽着楚子航,路明非紧紧跟在他们后面,听着那个男人的指示。
死侍的亡者之音,奥丁的命令,手握长刀的男人,谈判破裂,楚子航拉着路明非跑回车,楚子航只觉得自己和男人间的风筝线,断了。
那个男人还在交待着什么,路明非静静地听着,突然轻轻地说:“楚子航,你的父亲是一个好父亲,”他从车上跳下去,反手拔出车门上的村雨,“听你父亲的,开车走。”
楚子航有些惊悸,但路明非的神情肃穆,他突然就相信了他,引擎咆哮,迈巴赫逐渐远去。
“Something for nothing”路明非声音喑哑,当看到路鸣泽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抱住了他,路鸣泽轻笑一声:“Something for nothing60%融合。”
——————tbc——————
断更前的最后一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