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远方(五)

暴雨还没有停歇。
雨幕中,楚天骄目光凛然,空气中弥漫着潮湿与他的紧张,有谁的脚步声被雨声掩没。
似乎因为身影的接近而畏惧,当楚天骄发现他时,死侍竟让出了一条道来。
“你是路明非吗?”楚天骄询问,声音却是镇静得可怕,仿佛早已料到事情的这一发展。
“不是。”路明非,或者说真正的路鸣泽,言简意赅地答复了楚天骄,然后走到奥丁眼前:“我不是来找你的,”他瞥了眼楚天骄,“我要带走他。”
“时间未到,我们之间定然没有战斗的,但我选中的人你已经放走了一个,这一个必须留下。”
路鸣泽冷笑,声音冷然:“尔等逆臣,岂配与我谈条件?”
奥丁一指周围:“如果你能从我的侍卫群中出去的话。”
奥丁话音刚落,方才还怯缩着的死侍群就再次扑了上来。
“你的声音真令人讨厌。”路鸣泽抬手挥剑,干净利落地斩杀了离自己最近的几个,死侍的血顺着村雨缓缓流下,又被迅速冲刷。
战斗持续。
嘶吼,骨骼断裂声,雨声,未曾停歇。
包围圈逐渐破开,路鸣泽转身,一刀砍断了高架路,阻隔了更多的死侍。那么,斩杀完追上来的家伙,就只需要一个能出尼伯龙根的工具了。但是迈巴赫已经由楚子航开走了,路鸣泽有点头疼。
“楚天骄,听着,无论如何,把我哥哥带出去,”他皱了皱眉,“一会,估计会有个家伙来带我们出去。”
“好的。”
“老板。”
路明非醒来时,正斜倚着楚子航的父亲。
之前的感觉很神奇,仿佛隔着屏幕看着自己的打斗戏,但自己却没有任何意识。记忆停在了高架路断之时,然后世界便是一片黑暗。
“路鸣泽,路鸣泽!”路明非有些慌神,四周静寂无声的感觉太可怕,可怕得就像……就像什么呢?那些画面太快,他抓不住。
“怎么,就一会不见,哥哥就想我了?”听见这个声音,路明非松了一口气,没有来由的。
“哥哥,一个闯关游戏你要不要玩?”路鸣泽笑得灿烂,身影却难掩疲惫。
路明非白他一眼,“我有拒绝这个选项吗?”
路鸣泽露出有些委屈的表情,“嗨,哥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怎么会强迫你呢?,小的可是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路明非撇了撇嘴,“少来。游戏是什么你说就是了。”
“伙伴人员,楚天骄,即将赶来的夏弥;工具,御神刀村雨和迈巴赫;能力,相当于我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武力值;任务,逃出这里。嗯,这个游戏就叫‘逃出雨夜的尼伯龙根’好了。”路鸣泽看到路明非浑身怨气顿了一下,“哥哥这是怕了”
“废话,这么多怪物我能不怂吗?”
路鸣泽耸了耸肩,“那小的替你打好了。”
“不。”
路鸣泽听到这个回答有些惊诧地看着突然变得不怂的路明非。
“那些怪物伤了你。”
“你什么时候见我玩游戏上输过别人?”
“我虽然怂了点,但我也是个偶尔会发疯的人啊。”
再次睁眼,路明非提刀而立,楚天骄望向他,竟看到了一双耀眼的黄金瞳。灼灼的光芒如同雨夜中长明不熄的灯。
路明非紧紧抿着唇,砍杀死侍的手有些发抖,但是却没有半分犹豫。前方有一束光逐渐亮起来,他和楚天骄一同飞奔而去,雨幕中透过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大师兄的爸爸和二师兄快上车,有什么话离开这里再说。”
路鸣泽坐在车顶上,对传来马的嘶鸣声的地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都说了,你没有资格。
他又看了看迈巴赫。
“哥哥。”
他声音很轻,转眼就消失在渐渐停歇的风雨中。
龙有逆鳞,如今,他们成了彼此的逆鳞。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