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影只想要金宝好好的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目前主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安雷】一只猫的毕业季

很久没写了非常ooc

没有骑士道的安迷修,没有海盗团的雷狮,有的是普通生活中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嗯。





0.
小卖部的猫咪失踪了。

听闻周边人的议论,雷狮才暂时放下手中的习题,思考起除超越年级前三之外的事情。

“佩利,你这些天有没有看见小卖部的猫?”雷狮把所在训练场离小卖部最近的体育生佩利招呼过来。

“没有啊老大,那只猫最近神出鬼没的,不过没失踪,小卖部还有它的气息。哦对了,那个转来的复读生身上也有气息,需要我去问吗?”

“不用了,那人碍眼。没你的事了佩利。”

“好的老大。”

话虽如此,雷狮还是抬头看向那个复读生,那人正在给一个蓝发女生讲题,末了突然转过来对上了雷狮的视线,雷狮嗤笑一声别来了头,把试卷换成了五三,俨然是继续奋战题海的模样。

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也不像是虐待小动物的混蛋,那就不需要他去警告了。

1.
整个学校的不良害怕猫的说法就是从雷狮进校开始传扬的。

“这只猫我罩了,识相的快滚。”有一个把猫猫周边武装到全身的女生正和闺蜜津津乐道当年的趣事,此时她正模仿着雷狮高一的霸气宣言,“真的太帅了,作为爱猫人士好感度条都可以直接爆炸了好吗?!”

帕洛斯眯着眼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课间谈话,美其名曰收集情报,但这段话委实对他没什么用。

当年包括他在内,都以为能通过那看似幼稚又中二的宣言抓住雷狮的把柄,却不曾想雷狮真的会花大把时间保护一只猫。

而即使是雷狮不在的时候,找猫麻烦的人似乎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2.
“大哥,佩利说你在担忧那只猫。”第四节晚自习后卡米尔冷不丁地出现在雷狮跟前,开门见山询问。

卡米尔和佩利同在隔壁文科班,与雷狮和帕洛斯是学校的有名团体,卡米尔更是雷狮的弟弟。

“没有的事,那家伙说不定跑哪儿找母猫去了,春天也正常。”

“大哥,那只猫据说活了十多年了,如果……”

近来连那些不良都找不到那只猫,而据说有动物会在逝世前离开居所安静地老去——这都什么鬼传言。

雷狮想起那家伙军训时打翻自己的水杯,体育课窜得如同使用“电光火石”的皮卡丘,摆了摆手,“没事,死不了的,实在不行,我也有线索。”

雷狮看见斜前排的安迷修正好站起身。

此时正是走读生回家,住读生上第五节晚自习的时间,但在紧张的高三阶段,不少人留了下来决定“加班”学习。唯有安迷修这个看似最爱学习的家伙此时成了异类,铃声一打就马不停蹄地往外赶,仿佛对那堆叠如山的卷子痛恨之至。

3.
小卖部的猫咪在这学校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倒不是托雷狮宣言的福,而是这棕色的小家伙有一些独特,是指形象上。

它的右后腿受过伤,常年绑着白色的绷带,似乎也是由了这一点,它有一双护着后脚的小红鞋。

穿鞋子的猫在童话中一般都是神奇的,虽然生活并不是童话,但这只猫它,的确很神奇。

雷狮进校军训的时候就见过这只猫,那时暑气迟迟不褪,经由阳光暴晒的他第一时间跑去小卖部,抱着冰冻饮料就要吨吨吨。

“冰柜坏了?”雷狮有些不满地看了看这从外到内仿佛都写着“我没有经过冰冻”的饮料。

“都说不准动冰柜的开关!”小卖部阿姨拎来了罪魁祸首。

那只猫绷着小脸,把严肃这一神情诠释得淋漓尽致——不过雷狮也没指望一只猫能有其它表情。小卖部阿姨道歉时这只猫还无所谓地舔舔爪子,大有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架势。

从那以后,那只猫经常出现在雷狮眼前。从一开始小卖部的对峙,到熟络起来后的晚间散步。

晚自习后是自由时间,操场上人稀稀疏疏,雷狮经常带着那只棕色的猫在操场上像养生老人一般散步,并拒绝承认他是照顾这只晚上懒洋洋不跑步的猫。

4.
晚自习结束,雷狮准备亲自去小卖部寻找那只猫。

说来他的确很长时间没有和猫一起散步了,这只猫估计是有了新的夜生活了。

是不是又找了一个人陪它散步。

雷狮想到这里,就看到了那个本应匆匆回家的复读生,叫什么来着,哦安迷修,正坐在小卖部抱着服装怪异的小棕猫。

“安迷修你怎么在这里?还抱着我的猫?”

“我住学校住房区的。等等你的猫?”安迷修一僵,好气又好笑,“这是我的猫。”

雷狮看了看这个发色和猫相同,鞋子颜色和猫相同的家伙,恍惚间觉得这家伙说得似乎没错,给猫穿红色鞋子的人应该也是同样没品位的人。

那只猫似乎睡着了,没有看他熟悉的雷狮,雷狮也只是盯了一会儿,转身回寝室了。

“就怕你不会照顾猫,如果我听说这猫出事饶不了你这家伙。”

“不用你提醒好吧。”安迷修哭笑不得,不得不承认即使是他这好脾气也想抄起东西和这说话气人的家伙干架。

5.
雷狮后来也没再去找猫,因为马上要考试了。

倒是他和安迷修从那天后越发“熟悉”,经常从操场斗嘴到教室,从课间争斗到试卷。不知不觉就到了考试,又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

雷狮最后一天离校,没找到那只猫。

然后是同学聚餐,他准备在这最后一次机会找安迷修问问。

聚餐大家吃得很开心,安迷修在大家面前展现出他温文尔雅的另一面,那就是特别能吃鱼。

一条烤鱼被他吃得差不多时,他就被没吃到气不过的同学逮过去喝酒。

出了餐馆就是雨幕,一堆同学嘻嘻哈哈的,也不顾淋湿的头发就围在一起照相。

“格瑞格瑞,来我们站一块儿吧!”

“白马王子我也要站你旁边!”

“老姐你冷静点儿。”

“金,地上滑。”

“渣渣就是渣渣,照个相都这么吵。”

雷狮一脸无所谓地看着那群半天没站好的人,索性也不好好站着,跑去揉乱了安迷修的头发。

相机的画面定格在这热热闹闹的模样。

6.
卡米尔被埃米邀请去唱歌,雷狮意外地拒绝了同路,只说了句早些回家。

他想去找个网吧打游戏,虽然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遗忘了。

雷狮撑着那把深紫色的伞急匆匆地走了。

有人静悄悄地跟在他身后。

雨下得不小,哗啦啦地洗刷夜幕,天地变得“安静”起来,喧嚣掩盖在不变的雨声中。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那个桀骜的背影,看着他大步前进,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心绪纷扰。

毕业别离大概就是这样吧。

红绿灯成了雷狮东张西望的理由。

他看到了安迷修。

“喂安迷修,你不回校园在这儿干什么?”

安迷修眉毛一横,伤春悲秋的模样一扫而光:“我随便走走与你无关。”

“行了,毕业了还像个老爷子似的,还当个什么好学生,走,去网吧。”

安迷修把“我才不去你这恶党待的地方”咽下去,只回了一个字:“好。”

“对了安迷修,你打算报什么学校。”

“还不知道。你呢?”

“我当然是要去S市。”

“我知道了。”

知道了你去哪里和我会去哪里。

7.
雷狮大学报道的时候看到宿舍门口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时间有些早,同宿舍的另一个人应该还没来,那个身影不是人,是只猫。

穿着小红鞋绑着绷带,温文尔雅地蹲在那里,似乎就是在等他。

雷狮有些懵。

更懵的是猫咪走进了他的宿舍,然后他看到了熟悉的人。

“安迷修你……等等猫呢?”问安迷修为什么在这里不过是句废话,但看着走进去的猫呢?

“在这里,‘你的’猫你认不出吗?”安迷修棕色的头发上突然出现了一对耳朵,他的眼睛突然变得如同猫一般,只有那一汪碧色一如既往。

雷狮突然想起自己遗忘的叮嘱,但好像已经不需要了。

一点点后续:
雷狮:所以说陪我三年的猫就是你?那你抱的那只?
安迷修:我一个远房亲戚,来做客的,猫妖血统不纯只能是猫型,刚好碰上你的。
雷狮:那他怎么穿着红色的鞋子?
安迷修:我借他的。

安迷修关了冰柜是怕雷狮他们运动后喝冰的对胃不好。
(还有的后续尽情想象吧w雷狮现在还有一堆问题,还有其他人那里的介绍啥的←懒得写)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