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安雷】未来未来

虽然没什么人看还是补个档×
ooc预警
没看懂的话具体解释在我主页能翻到(←并没有人翻)

5岁的雷狮是在花园遇到那个人的。

那是草长莺飞的春季,草地树叶还是出生的新绿,一如那个人的眼睛。

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狮直接就叉着小腰呵斥:“你是谁?这里可不是别人能随意闯入的,这可是我的领地。”

安迷修看着那个桀骜的小身影,居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搬出了他一贯的说辞:“我叫安迷修,是个骑士。”

“骑士是什么?”

安迷修一愣,他着实没想到过在这个星球居然是没有骑士的,于是他试图和小小的恶党解释一下:“骑士就是为守护而存在的,守护我们想守护的人就是我们骑士的义务。”

“那你就是我的骑士了,不过我觉得可不需要你保护,你做我跟班就好了。”

“恶/党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可真让人头疼。”安迷修的声音很轻,脱口的瞬间就消散在了风中,雷狮一个字都没听听清。

“什么?”

“我说我同意,但不是什么跟班。”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骑士了。”

————————————————

12岁的雷狮今天也想烧了书。
他去花园的时间越来越少,这让他异常烦躁。
尽管白痴骑士偶尔会来看他,但大多数时间他在书房、卧室等地方是看不见那家伙的,只有清晨或深夜时分,白痴骑士一定会出现在花园。

只有雷狮能看见安迷修,这是只有雷狮才知道的秘密。

所以安迷修是独属于雷狮的骑士。

雷狮可不担心安迷修是什么妖魔鬼怪,世上哪儿会有妖魔鬼怪像安迷修那么蠢,会在他说出海盗的愿望后扔给他一个丑死了的自制小木船,会给他的武器取名叫雷神之锤那么二的名字,尽管他觉得这个名字幸好比安迷修自己武器名字好听很多。哦是了,也不会有妖魔鬼怪把一厚叠的书搬到他面前,说着不认真学习有违骑士道的话。
“要你管本大爷?那些东西太简单了没意思。再说骑士道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今天雷狮也不是很懂安迷修的骑士道。

————————————————

18岁的雷狮在和卡米尔商量离开星球的事。

安迷修在不远处靠着树,嗤笑了一声:“恶/党就是恶/党,果然改不了性子,有没有骑士都一样。”

“喂,安迷修,我要离家出走做海盗,加入我们。”

“你会遇见我的,”安迷修闭上了眼,不去看眼中倒映着远方和星辰大海的雷狮,“其实我希望那一天能晚一点来的。”
“你什么意思?”雷狮难得一愣,他以为安迷修会嘲笑他几句然后答应,可安迷修的回答却有些莫名其妙。

“再说了恶/党,加入海盗可是有违我的骑士道。”

“别扯开话题,”雷狮走上前揪住他的领子,“说清楚什么意思,不守护我难道不有违你的骑士道?”这是雷狮第一次这么严肃地和安迷修讨论关于骑士道和守护的话,但与其说是严肃不如说是愤怒,或许这与安迷修出现次数越来越少带给他的不安有关,他呲着牙,就像一只发狠的雄狮。

“因为那一天来了,过往就要结束,未来就要来了。”安迷修眯着眼,没有与那愤怒的目光对上,他只是看着雷狮在风中飘扬的头巾带,听着风声的压抑。

“莫名其妙。”雷狮扔下安迷修,离去的身影还是那么挺拔,带着他的骄傲,“我管你怎样,我都会有我的自由。”

“那你一定要记得,将来看到一个带着双剑浑身是血的家伙被围攻时,狠狠地用脚踩上去,分走积分,别想着救他。”安迷修不管远走的雷狮能不能听到,也不管他能不能记住,用清晰而坚定的声音说着。

回答他的只有回声。

雷狮走的那天没有来花园,安迷修也没有去送他,安迷修只是在花园那棵树上看着飞船离开,等待时间的尽头。

当雷狮离开了这里,关于他的一切记忆都会被抹去,而他也要离开这个时间的世界了。

眼前的景物突然崩塌,眼前是丹尼尔和无尽的黑暗。

“前五的安迷修,属于你的额外愿望已经实现,在回收之前我要还你一些东西。”裁判长眼神淡漠,看着那个浑身是血骑士,“与你同时死亡的大赛第三许下了与你相同的愿望。”

安迷修瞳孔一缩,随即有些记忆涌了进来,那是在与师傅修行时,很小很小时的记忆。那是一个系着星星头巾的人,师傅看不见的拿着大锤子自称海盗的家伙。

原来那才是最初的相遇。

“凹凸大赛有无限的可能性,你们的故事已经结束,但是故事只是开始而已。再见安迷修。”

————————————————

在黑暗中有双碧绿眸子睁开,阳光刺眼得让他不得不用手去遮挡。

做了好长的一个梦,差点忘了今天有测验得早到。
安迷修匆匆忙忙出了门,与邻居紫色的眸子对上:“恶/党你居然难得这么早。”
“哟,白痴骑士。”

两人同时一愣,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这才是新故事的开始。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