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影只想要金宝好好的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目前主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瑞金】格瑞,我保证……

有原力技能的架空世界
上一篇安雷的姊妹篇
上一篇安雷的地址走这里w: http://mopocc.lofter.com/post/1e462c0b_11c19730
不吃安雷的可以放心看这篇,不看前文也不会影响阅读。
创世神七神使背锅注意,喜欢他们的可以看作冒充这个名号的人物。
黑金出没
ooc预警
ok的话就go吧(๑• . •๑)→

——————

是不是已经到晚上了?

四周黑乎乎的,有点可怕。

金四周看了看,挠了挠头发不知所措。

“刚才我好像是在和格瑞喝饮料来着?格瑞呢?格瑞!格瑞你在哪儿?”

金四处寻找着,但周围实在是太黑了,他也无从找起。

“金。”有低沉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声呼唤,金仿佛是看到了光,找到了方向,迅速转向声音的方向。

“格瑞!格瑞我找到……”

金的声音戛然而止,血腥味扑鼻而来,周围忽然就有了光,他可以看见刺目的红色附在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的发小身上。

格瑞搁下烈斩,摘下了带血的手套,轻轻揉了揉金的头,脸上居然带着一丝笑意。

“快去找秋姐,这一次别跟着我了。”

巨大的恐慌席上心头,金说不出来为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刚才我不是在和格瑞一起喝饮料吗?

“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次不可以‘偏要跟’。”

“金!快走!”

金拼命地往前跑,随着他的跑动,如同是画卷展开一般的,光线源源不断地出现了。

是霞光,火红的晚霞铺满了整个天空。

眼前的长刀上有不能洗刷的红色,而那把刀一动不动,挡住了即将过来的什么人。

金想要上前却迈不动步子,仿佛是被魔法定住。

那个人是谁?保护他的是谁?想杀他的又是谁?

黄沙漫漫,血腥气息中喊杀声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只剩下那一个人的声音清晰可闻。

“金,抱歉,我是第一次说话不算话,原谅我。”

“格瑞……格瑞!!!”






















金大喊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金,怎么了?”

格瑞散着银色的中短发,有比平时更温和的感觉,这让金看到瞬间安心了不少——于是就扑上去拼命抱紧了格瑞,,语无伦次:“呜,格瑞,好黑,好长好长的路,我找不到格瑞……”

“白痴,是梦,别怕。”格瑞揉了揉像树袋熊一般挂在自己身上的金,用他一贯低低的音调哄着金。

孤独与黑暗是那么可怕,可怕到你看见一点亮光就觉得那是你的全世界。

无论它出现在什么时候,无论他是不是真的。

金又有些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很疲惫,好像自己跑了很远很远的路,他想大概是因为梦吧,梦里他跑了太远,寻找着找不到的人。

“继续睡吧金,晚安。醒来就是海边了。”

格瑞在金没有察觉时,吻了吻他的发际。

“原来我是在列车上,要去海边吗?”金是小孩子心性,有话就说,也没有在意这样说会不会被格瑞认为自己失忆。

但格瑞没有说多余的话,他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能和格瑞一起去海边真是太好了!我们好久都没去海边了!”金笑得灿烂而温暖,边说还边往格瑞怀里钻,准备再睡一觉。

列车轰隆隆地前往远方,有柔和的风从列车的窗户而来,拂乱了少年的金发,也抚平了白发少年的眉头。

窗外的风车没有动。

枯黄的树叶停滞在空中,只有列车,轰隆隆,轰隆隆——





























有寒风呼啸的声音。

一阵又一阵,生疼地割着脸颊,这使金不得不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儿?

很熟悉,是北国吗?

金看了看房间布局,确认了是自己在登格鲁镇的小屋。

可是自己刚刚不是乘着列车的吗?说好的醒来就是海边呢?

格瑞不是说醒了就能到海边吗?

格瑞呢?

金怔住了,难得的,他有些懵了。

真实也好,幻境也罢,但是这一次为什么没有格瑞啊?

“嘻嘻,总会有办法的嘛。”

金笑了笑,安慰自己格瑞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准备去找找看。

格瑞肯定就在附近嘛,没事的。

床头的桌子上有泛黄的纸条,上面的字简短好认,金记得那是姐姐以前每天去集市前会给自己写的提醒。

“金,最远范围一千步,带白矿石。”

金知道姐姐的意思是,走到大概是北边雪山那个位置就不能走了,如果看到白色的矿石就带回来。

他不清楚之前的战斗场面和列车的事是真实还是梦境,他唯一知道的是,格瑞是一定存在的,他一定会找到格瑞。

无论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都相信格瑞是存在的——因为那是格瑞啊,那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啊,是他除了姐姐最最喜欢的人了,怎么可能是假的嘛。

金蹦蹦跳跳地边数着步数边四处张望,事实上他那么怕麻烦根本没有认真数,只是来到了北边雪山山脚,知道这里就必须停下脚步了。

“姐姐说不能往前走了,那我……等等那是什么?”

金看到有疑似白色矿石的东西,光速靠近过去。

红色与白色交错,那不是矿石,但是是比矿石更加更加更加珍贵的事物,那里有紫色的亮光显现。

是格瑞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平静无波,却仿佛沉落着星星。

很冷的星星,瞥过来的时候夺目又耀眼。

“格瑞我找到你啦!格瑞我带你回家好不好?我叫金。”

“金是吗?谢谢。”格瑞被压在废弃的飞船下,冷冷的杀气被金的笑容感染,脸上渐渐有了神采。

金小心翼翼拉出了格瑞,仿佛是认认真真保护自己珍宝的小孩子。

好像他曾经失去过那个珍宝,所以变得额外重视。

不知道为什么,格瑞的身影模糊起来,金的身体变得和那个儿童模样的格瑞一样小,头发染上了他的颜色,瞳孔里泛着猩红色。

“格瑞,为什么不能陪我玩呢?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们明明是好朋友啊。”

“格瑞,你在哪里啊……”

































金醒了过来。

他做了一个梦。

梦太长了,金跑了太远,长到跑完了一生,才发现自己的生命中都有格瑞,唯独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金,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抱歉了简小姐,可不可以来一碗醒酒汤?”

金眨眨眼睛,看着棕发青年的星星围巾有些出神。

“咦,你是那个……哦,安迷修!”金甩了甩头清醒了一些,为了表示他的确认出了安迷修还一敲小拳头表示肯定。

“是的,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那么金,需要最后的骑士送你回去吗?”安迷修笑得无奈,安抚般的揉了揉金的脑袋,接过简小姐手中的醒酒汤,“先把醒酒汤喝了。”

金摇了摇头:“不喝。”

还没等安迷修回答,金就带着浓浓的委屈补上了一句:“这样我就睡不着了,睡不着就会看不到格瑞啊。”

“喝酒对身体不好,你这样会让格瑞担心的。”

金张了张嘴,好像是想说什么,但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安迷修最初见到金的时候,便觉得他应该是笑着的,无忧无虑的,缠着那个白发少年说个不停。就算是换来对方的一声叹气,一次摸头,一声“笨蛋”也会开心。

但现在他眼前的人头发尽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空酒杯,像是这个世界的喧嚣都与他无关,他被世界隔离出来了,是个被遗弃的人。

金转过头来看安迷修,瞳孔中的猩红刺眼又醒目,而他咧开唇角,似笑非笑。

表情真的是非常虚假的东西,虚假到连自己都能欺骗。

“安迷修,你见到我了对吧?”金垂下眼眸,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处阴影,“你知道那天的具体情况?”黑金状态下的金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安迷修说不上来,但他知道那个的的确确是金本人,正如知道他和金所爱之人再也不会回来了那般确切。

那个黄昏,一切结束之时,安迷修想,金的事,他的事,还有那两个离开之人的事,即将被那个把玩黑色箭头的少年完完整整展现出来。



决定凹凸国的战役是由两方军队于旧凹凸国的首都打响的,一方是以丹尼尔与秋为首的军队,鬼天盟,雷狮海盗团和圣空军队联合组成,另一方是所谓“创世神”和“七神使”,联合超能研究所组成的军队。

外面是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内方是金,还有他的城。

他的城,他长大的地方,这里有他的记忆,他的时光,这是他的城。

但城中没有他所眷恋的人,只有城外有他们的足迹。

他被留下了。

这怎么可以?外面有他的姐姐,他的朋友,他的——

他的格瑞。

他翻身下床,来不及在这寒天里披上外套,穿着薄薄的风衣就发疯一般地跑出去。

“格瑞一定不会有事啦,”金笑着宽慰自己:“虽然大家都说嘉德罗斯最厉害,但明明是格瑞比较厉害嘛。”

金爬上了城头,确定了方向。来不及做多余的动作,他就用矢量缠绕绑住城墙一跃而下。

双方都在交战中心,城墙周围竟然只剩下了己方守卫军。

“金,你不能去!”守卫炮台的紫堂幻看到了那金橙色的身影,慌慌张张上前阻拦。

金刚受伤不久,力量也不稳定,他不能让金出事!

“对不起了紫堂。”金踩着滑板就走。

“我害怕啊。”

紫堂僵住了。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金对他说害怕,他在害怕什么?

害怕秋姐受伤?

害怕城市沦陷?

不是啊,是格瑞吧。

风一般的矢量滑板和风一般的金。

风一般的金迷路了。

……

对,迷路了。

但是金并没有慌张,如果因为这种习以为常的事就慌张,那他就不是金了。

“我记得是这个方向来着,不管了,那就走这条路吧。”

金急急忙忙继续前行。

所以该说不愧是金吗,这无意间的选择,竟然是通往格瑞交战点的最佳通道,没有一个守卫。

路的尽头是不断倒下的树木,金探出头时看到了四处飞溅的冰渣,听见了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

金暗中观察了一会儿,在格瑞和敌人交战停顿的间隙,召唤出了巨大的矢量箭头向敌人攻击过去!

大片敌人随之倒下,金看着格瑞投过来的目光,开心地笑了笑。

“格瑞,我——”

格瑞瞳孔一缩,金还来不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看到格瑞消失在原地,下一刻格瑞横刀挡在了他的身前,沉重的箭矢“铛”地撞在烈斩上,生生把格瑞逼退了一步。

这一步还没退完,格瑞反手就是一挥刀,偷袭的人身上血花飞溅,径直飞了出去。

“……笨蛋,不是叫你不要来吗?”

格瑞用烈斩拄着地,警惕地环视暂时没有敌人靠近的空地,停顿了良久开口。

“格瑞不也答应过我不会受伤吗?”

格瑞转身的动作生生顿住了。

“我闻到血腥味了!”金猛地拨开作为隐蔽物的杂草,想要走到格瑞面前,但在经过格瑞身侧的一刹那,烈斩挡住了他的去路。

“金,快走,这里的战斗还不是你能参与的,守在城里等我回来。”

风如利刃般割着脸颊,自称创世神的家伙缓步走开,阻挡他的石块,树木,枯藤皆化为碎屑。

“格……格瑞”金的声音在发抖。

并不是因为害怕敌人,而且那四溅的血花。

金知道格瑞受伤了,但没有想到这么严重,强行用衣袖缠起来的腹部在大量渗血,腿部青紫一片,左手的刀口深可见骨。

格瑞已经杀了一名神使,又经历了敌人的人海进攻,在此之前他已经被创世神的远程攻击重创过一次,没有想过那个敌人会在这时候逼近。

居然是在金来这里的时候。

秋姐和嘉德罗斯那家伙全部在赶过来的路上,不远处的雷狮海盗团在杀了两名神使之后也是油尽灯枯,这里成了孤立无援的城。

那是金的城,有金和他的回忆,怎么可以就这么沦陷?

他又如何容忍杀死自己族人的家伙再次伤害自己的挚爱?

但是,唯有金,唯有他是……

“金,快走!”格瑞提刀上前,背对金的身影无比坚定。

仿佛是发光一般,殷红的血光。

“最后一次了……”格瑞微微侧过脸,嘴唇一张一合,但是金大脑一片空白,他想听到,为什么听不到,也触碰不了?

世界仿佛是一片寂静,静止在了格瑞被敌人砍倒在地的那一刻。

又在顷刻间,一切渐渐地渐渐地清晰起来,像是新生于这个世界,他可以听见风吹草动,听见那残忍的笑声,听见渐渐停止的心跳。

他也可以听见沸腾的血液流动,可以感受到绝顶的愤怒。

好像一个猛兽在咆哮,你怎么能让别人这么对待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最爱的人?!

这里是你的城,这里有你的人,你怎么允许!

金握紧了拳头,怒视着那家伙,无声地控诉。

他凭什么夺走他的东西,他难道就,不怕死吗?

黑色的箭头自金的脚下涌现,如同飞行的剑一般爆射而出,创世神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措手不及地躲避了最初的一群箭头,回头时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面,遍布着坑洞的地面仿佛一道道伤痕。

创世神抬眼看那个刚才还被自己视为废物的少年,看到他发色惨白,抬起头来时红色的瞳孔暴戾而空洞。

然后少年笑了,勾起唇角的模样仿佛是地狱来的魔鬼,没有眼白的眼睛深处有漆黑的恐惧。

也偏偏有着抹不去的泪光。

黑色的气流翻飞,无数黑色箭头从金脚下蔓延的领域冒出。

是的,他的领域,填满了他的愤怒。

箭头缠上了带血的烈斩,金躲开创世神因箭头阻挡而徒劳的攻击,用手握住了已是漆黑的烈斩,转身一踏岩石瞬间欺身而上。

岩石崩成了碎末。

踩踏,飞踢,横斩。

侧身,蹲地,飞身。

刀光剑影,碰撞不断,黑色的气息弥漫战场。

“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金再一次被格挡住的时候,愤怒地一甩烈斩,杀气让那已有些许狼狈的创世神的身影迟滞了一瞬。

“呵。”金抿唇露出嘲笑的表情,像一个孩子看到了即将落入陷阱的蛐蛐儿。

金再次飞身上前,轻踩空中的箭头,堪堪躲过了反手挥来的刀光,掐住那人的手,指尖一曲,被他狠命捏住的手腕发出清亮的响声,那手松了剑,剑掉在地上没入了沙尘。

创世神在这间隙拼命攻击,那大威力的伤害打在白发少年的身上,他明明看到了血,也听见了击中敌人的爆炸声,可那个少年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好像不存在痛觉,就像是一个退无可退的亡命之徒。

创世神终于开始用纯粹的物理攻击,提上去的脚似乎终于有了一点效果,少年放开了他。

少年的一声嗤笑。

金小心翼翼地落地把烈斩放在格瑞的身旁,这时创世神才注意到那些暴戾的箭头在格瑞旁乖顺得如同小猫一般,又似刺猬似的牢牢围住了他伸出尖刺保护着。

金右手的食指伸起。

“游戏结束了呢。”

那是一个小孩子赢了飞行棋般的表情,笑眯眯的,带着发自内心的满足。

什么时候连霞光都被遮住了,被那巨大的伞。

黑色箭头组成的伞。

创世神在这压倒性的力量前退无可退,试图阻止的技能在那力量面前化为泡影。

黑色的伞轰然倒塌。

金挥了挥右手,那无数的箭头飞往了战场。

似有所感,他微微偏头,有些疑惑地看见了同样失去了神采的绿色眸子。

结束了吗?

我不喜欢的游戏啊。

战争结束了,城市守住了,累倒的金和安迷修被带走了。

可是雷狮和他的雷神之锤屹立在了战场上再也不会动了。

金也再也没有见到格瑞睁开那双紫色的眼眸了。

“我再也没看到格瑞睁眼说我一句笨蛋了,”金恢复了平时模样低垂着头,“我想过格瑞可能会觉得我烦,但我没想到格瑞会再也不理我。”

“格瑞老叫我不要跟着他,可是现在我想跟也跟不了了。”

金抬眼看了看同样黯然的安迷修,勉力露出一个笑容:“没关系,我梦到格瑞啦。”

我终于听清了他说什么啦。

我没有忘记他。

我还记得格瑞。

只要我记得格瑞,他就不会死啦。

时光悄悄倒转,暖暖的晨光里,尚未长大的格瑞给靠在他身旁的金缓缓念着书上的文字。

“一个人真正死亡的时刻是人们忘记他的时候。”

“我一定不会忘了格瑞的!”

“因为我就在在你旁边。”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忘记格瑞的,不管格瑞在不在,我都会一直一直记着格瑞的。”

“白痴,随你了。”

金发孩童的眼睛亮得惊人:“真的啦格瑞,我保证!”

金看着安迷修的星星围巾,扶了扶头上的黑色发带轻声说:“我保证。”

——————一些不是特别重要的话,只看文的大家可以关掉w—————

金的梦是由格瑞死亡到与格瑞相遇,把现世生活倒转过来的经历重现
然后在梦境开头听到了格瑞战死前对他说的话
在2018年如果有时间会努力更这个世界线完整的故事。
不过结局会不同,比如安雷和瑞金能够HE(超小声)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