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喜欢咕咕.洛影

感谢你点开这个简介(。・ω・。)ノ♡




这里三党,弧长,更文不定时,梦想是至少能写出喜欢角色的万分之一好看。

最近在补DR,创厨,出流厨,cp主吃狛日,神日和日七也吃,吸创(划掉)未来教教徒


蹲凹凸坑,金吹,cp方面除了不大接受嘉瑞嘉以外都还好,主吃瑞金,安雷安,最近嘉金也在吃。

小英雄出久吹,主吃轰出胜大三角,出茶也好吃!all久也!

全职all叶主伞修,APH吃法加,龙族主楚路副泽非,家教吃all27主6927。吃的冷CP有冬夜组和齐海。(如果有人来冷坑陪我玩的话巨感谢😭)

叶洛影,洛影是亲友的称呼。

欢迎小窗唠嗑玩耍,以及疯狂安利我画画特别好的挚友r@七重林中。 和搭档r@怯尾之章 !

【原创】彼岸(小号的搬文)

黎明的早晨,天色未明,空气中泛着海水的咸味。
马修迎着有些寒冷地风,穿着薄薄的一层衣服走向海边,脚印一深一浅的,又被海水冲刷。他赤着脚,海水很凉,他踏入那片蓝色有些清醒过来,亦或是说,他一直很清醒,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停下脚步,海水刚好没过他的脚踝,海浪沾湿了他的裤脚,他眯起薰衣草般紫色的眼睛,静静地发着呆。
————————————
马修记得他们初见的那一天,阳光温暖,春风和煦,他盯着贝壳默默地发呆。海风吹来悠扬且温暖的琴声,礁石边有位先生头轻靠在小提琴上,弓与弦间,音乐像一双轻盈的翅膀飞了起来,他渐渐地有些出神。
“嗨,你好,这位可爱的少年。你的眸子让我想起了哥哥我家乡的薰衣草田,很漂亮呢。哥哥我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猝不及防的问候让马修害羞地想要逃离,把“要有礼貌”这四个字在心里嚼了三遍后,他脸红红的,小声地说:“那个……你……你好,我是马修.威廉姆斯。”
“小马修喜欢音乐吗?”弗朗西斯眉眼弯弯,像是在问一个熟识已久的朋友一般自然。
“当然了。先……先生你的琴声很美。”
“那小马修可以陪陪我吗?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倾听我的琴声”
“……嗯,我的荣幸。”马修有些害羞。
后来的一段时光是马修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每天清晨他都捧着一本书,坐在礁石上,听着不远处的琴声,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书很久不曾翻过一页。
他在看弗朗西斯先生。
先生有和他一样金色的头发,有如大海一般深邃的瞳色。
末了,先生总会和他开玩笑,时间充裕的话,他们会找个静谧的地方吃早点。总是弗朗先生说着他自己的家乡和有趣的经历,故事里有花香鸟鸣和先生的思念之情,仿佛这些故事是放置已久的书,被主人缓缓取下,用最美好的一段时间和最珍惜的态度去逐字阅读。
——————————
岁月如歌,却终究唱起了离别的曲调。
弗朗先生要走了,听闻他的家乡战争爆发,无论如何先生都坚决要走。马修得知这个消息时有些惊慌和手足无措,担忧地问弗朗西斯:“先生……那个……你还会回来吗?”弗朗西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小马修你是在担心哥哥吗?不用担心哦。说起来,哥哥我的祖国是个温暖的国家,战争结束了,我带你去吧。”弗朗西斯突然凑近,在他耳边声音低沉地说:“因为哥哥我最喜欢小马修了哦。”马修脸红红的:“那请先生务必平安归来。”
在那之后,他偶尔能收到先生只言片语的消息,先生的心中最开始还是抱怨战争的残酷可怕不优雅,可是越到后来先生便只问及他的生活却丝毫不提起自己。马修犹豫了很久,把信寄往了大洋彼岸:
[先生,战场……是什么样子的]
又是很久,他收到了先生的回信[战场啊,就是一个你不会害怕的地方,你只是存在着,像风一样,像脚下的土地一般。]他仿佛可以看到先生温柔的神情,他触碰着心中的思念,郑重地写下“先生保重。”一向字迹浅淡的他把这四个字写得力透纸背。
——————————
如今马修站在海里,手里攥着沾满血的手书:马修,若你能收到这封信便不用等我了。我一切都好。
马修收到这封信时他还在看海,遥望着大洋彼岸。一位陌生人突然叫住他的名字交给了他,他来不及问及对方为什么认识自己为什么会交给他这封信对方就匆匆告辞。
信封上有他的名字,打开来有他的画像,寄信人写着他一直未曾忘记的名字: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追上那人问先生的状况,那人犹豫了很久方道:“波诺弗瓦先生……战死了,这是他上衣口袋里的遗物,我答应他把这封信送到。”
[先生也会对我撒谎了呢]“谢谢你,那个,请问你要留下来吃饭吗?”马修轻轻地笑。
[弗朗西斯先生他会接我的吧]“不用了,谢谢好意。”
[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一切执念了]“先生慢走。”
马修最近生活也颇不安宁,除了一个弟弟没有了其他亲人,现在,死亡于他,更是一种极大的诱惑,仿佛只要这样,他就可以看到先生端着红酒杯牵过他的手,可以听见先生亲口对他说出信封背面的字。
小马修,哥哥爱你。
——————————
如今看到海他想起了先生。
他乘船来到深海区跃入海中,任由自己的身体逐渐沉没。
那是黑夜与黎明交替的一刹那,阳光洒进海水,落入他的眼中,恍惚间马修看到了先生,阳光般的金色卷发和大海般深邃的眼眸,耳边响起曾如宝藏般深埋在他记忆里的声音,低沉而动听:
小马修,哥哥我来接你。
——————END——————

评论(3)

热度(8)